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文章 帖子 用戶

微信掃一掃

關注北京致公

訂閱號

當前位置: 首頁黨員園地 文學

窗外榆樹斑斕

發布時間:2016年09月26日| 發布者: admin| 查看: 3327 |原作者: 郝琳|來自: 致公黨北京市委

    我的童年是在中國農科院大院里度過的。那時上小學,下午放學早,便常在外面玩耍。農科院的每一個角落都被我和小伙伴們跑遍,那些氣息,那些風貌,至今深深印在腦海中。遇到下雨天,我經常跑到父親上班的樓里,那是農科院的主樓。從中間大門進去,大樓左右各連著兩個配樓。樓前有一個很大的水池,水池的四個角都有一個小花園,中間種著一棵白皮松樹,四周被迎春花、丁香花等花樹圍繞著,很是漂亮。樓后面是一個方的空間,那里有配電房和燒水房,周圍生長著許多高大的樹,有榆樹、楓樹和楊樹,還有許多叫不出名的樹。夏天在陰涼的樹下玩耍,秋天走過墻根處的磚頭堆,會放慢腳步傾聽蟋蟀的鳴唱。雨后我們經常從主樓前門進去從樓后門跑出,去翻尋那些磚頭底下的蟋蟀、鳴蟲……
  許多年后,我分配到和農科院緊挨著的農影工作。兩個單位只隔著一道院墻,墻中間開了個小門。我去幼兒園接女兒經常從這小門經過,小路兩旁是高大的楊樹,走過這條路右轉,便可以看到西側樓旁的那棵伴我長大的榆樹。每年5月,榆樹便長出了一串串的榆錢,聽說困難時期的人們經常揪它來充饑,更有人扒樹皮作其他用途,但這棵榆樹依然倔強地生長著,它長得很高,我想高一點是可以追到陽光的照射吧。在長滿樹葉的季節,在一天中的不同時間段,天光照耀下的榆樹,總是呈現給我豐富迷人的色彩。以榆樹為主題的這個畫面經常出現于我的眼前。它離我很近,比起畫一些名山大川,似乎這個畫面對我來說有更本質的感動。我很想表現這棵榆樹,表現它的性格,表現它超強的適應性,雖然榆樹經常曬不到太陽,但樓后濕潤的土地給予了它豐富的營養,使它茁壯成長。
    我上大學學的是美術專業,多年的創作經歷,使自己更多地面對心中的想法,用畫筆表現沉積在內心深處的物象。我的繪畫,絕大部分題材是日常身邊的事物,比如畫一些尋常的小院,老北京的胡同,熟悉人的肖像。一組靜物或一些人們不太注意到的景物,都是引發我繪畫興趣的內容。我也不斷了解和嘗試各類畫種、繪畫材料,以及水墨、水彩、水粉、丙烯、油彩等媒介在繪畫中的應用。在繪制這幅《榆樹》時,我認為用油畫的細膩表達,最能體現我的情感。 


榆樹(油畫•郝琳)


  繪制《榆樹》這幅畫作,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記得那時畫框、畫布是需要自己做的,先把亞麻畫布繃在畫框上,再隔水蒸豬皮鰾膠,然后均勻地刷在畫布上,經過多次刷膠的畫布做好后,敲起來跟鼓面似的緊繃而有彈性,由于是自己制作的畫布,用料足,確保不會漏油,這幅畫到現在還依然色彩清新明朗。
  我在開始創作時,對構圖、黑白、色彩冷暖關系,都做了認真的規劃。榆樹后面是大樓的墻體和窗戶,這個樓的窗戶與一般樓的窗戶不大一樣,它很高、很深,木結構。窗臺向外斜著,窗戶總是關著的。小時候到這兒玩時,總是趴在一樓窗臺向里張望,希望能發現在工作的父親,但總是看不到。聽老人們講,這個樓大概是20世紀30年代蓋的,墻體都是缸磚的,比一般磚強度高,又厚又結實。那時普通的民房都是灰色的磚房,這個樓土黃顏色的墻面,是其獨特標志。我在繪畫時注意到這點,雖屬于寫實類繪畫,但在表現時盡量接近刻畫對象,同時有意增強其繪畫感,表現出我對它的認識,在整體的平淡與柔和中尋求一種內心的感動,用色彩把樓與樹的環境關系進行升華。我對每塊磚都仔細刻畫,墻底下接地的水泥墻圍,有些水印,那是長期在陰暗地方和下雨后留下的痕跡,還長了些青苔。我認真觀察著,盡量表現出它原有的模樣和時代特征。當時我畫的這個景物很少有人注意到,因為它在樓后面,遠看又沒有什么豐富的色彩,可對我來說,這里是那么親切,樹下的磚石,樹周圍的喇叭花,飛舞在花上的彩蝶,還有樹上不停鳴唱的蟬,一切都太熟悉了,我經常抬頭上看,看那些榆樹葉子的變化,去感覺樹葉色彩微妙的斑斕,當有風來時樹葉晃動著,不時發出輕微的聲響……
  畫完這幅畫,我發現畫面是那樣安靜,色彩那樣曼妙,榆樹散發著它的生命氣息。現在這個樓已經拆除,榆樹也不見了,每當我看到這張畫時,都會有走進去的感覺,多么希望時光倒流,還能走進那兒時的美好。
昨天留下的回憶遠去,就像這幅畫作中的榆樹,封存在記憶中。感受生活的美好,用畫筆呈現,沉浸于繪畫中真是一種幸福。 
    (作者系北京致公書畫院會員)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版權所有 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北京市西城區后英房胡同9號

京ICP備14023668號-1 登錄
返回頂部
网络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