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文章 帖子 用戶

微信掃一掃

關注北京致公

訂閱號

林清雨:矢志不渝六十載 桑榆未晚霞滿天

發布時間:2016年02月15日| 發布者: admin| 查看: 4256 |原作者: 陳大中 任巖|來自: 致公黨北京市委

    如果不是事先查閱了資料,我們完全無法把眼前的林老與八十多歲這個年齡聯系起來。聲音洪亮、思維敏捷、目光炯炯、步履如風,只有眼角間絲絲歲月的痕跡不斷提醒著我們,這位老人有著多么豐富而傳奇的經歷。


 

我不怕辛苦,我就怕事情辦不好

 

    “我出生在緬甸,當時家里很窮,上不起學,我就到和尚廟里去念書,我的緬甸語都是在那里學的。初中畢業后,我的老師介紹我到中國駐緬甸大使館做翻譯。當時的姚仲明大使看到我工作認真,問我,小林你想不想回國?我說想啊。他說那你就回去吧。于是他們幫我買飛機票辦護照,我就回來了。”
    提起1955年回國,似乎是不經意間的一個決定,但它給這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帶來的,卻是一連串意想不到的經歷,影響了他的一生。
“回來沒幾個月,外文出版社一個姓董的,拿了一份人民日報讓我翻譯,我就翻譯了。第二周,就讓我到外文出版社上班,我說我是回來讀書的,我的中文只有初中畢業。他說不,你的緬甸文很好。這樣我就到了外文出版社。第二年,緬甸來了青年代表團,毛主席要接見,就讓我去當翻譯。幾十年來,我先后擔任過毛主席、周總理、陳毅、彭德懷、胡耀邦、華國鋒、趙紫陽等中央領導同志接見緬甸國家領導人來華訪問時的口頭翻譯。”
    這份機遇讓林清雨激動不已,也讓他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壓力。由于剛剛回國不久,那時候林清雨的中文還比較差,特別是聽力和口語表達,有時候常常會因為聽不懂別人說什么,或者自己咬字不準而鬧出笑話。
     “當時胡耀邦同志對我說,怎么回事呀,我說的中國話你給外賓翻譯得很流利,外賓說的話你給我翻譯得結結巴巴的,有些我還聽不懂呢。后來我說,胡書記呀,我是去年剛剛從緬甸回來的華僑。他就理解了。給毛主席當翻譯的時候,因為他有湖南口音,我一句也聽不懂,非常著急。旁邊的周總理就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小林你別著急,一會兒主席說什么什么,就給我用北京話說了一遍,我就聽懂了,就能翻譯了。”
    林清雨回憶說,盡管各位領導非常理解他,給了他非常多的鼓勵,但是中文聽說水平不足這個問題成了他心里的一道坎兒,他下定決定一定要盡快跨過去。“那時有人拿我中國話不準來跟我開玩笑,我就暗暗下決心要把中國話說好。人家怎么開玩笑我接受,但是我自己要改。每次翻譯完稿子,我就大聲地念中文稿,一遍不行兩遍,兩遍不行三遍,不停地念。那時我們工作的地方周圍是農村,每到下午,我就買一些水果糖,到村里去,看到哪里有一群小孩兒,我就過去給他們發糖,跟他們聊天。時間長了,我的中文就越說越好了。到了1964年,我到寧夏去,那邊的人跟我說,老林啊你的北京話講得很標準呀。我一聽我說,哎呀,我這北京話是不行的,我是華僑,我剛到北京的時候是不行的。他們就說現在已經非常標準了啊。”
    六十年后再提起這些,林清雨依然非常有成就感,用他的話說:“我不怕辛苦,我就怕事情辦不好。”


 

我這個人的性格,學什么都要學出成績來 


    1972年的時候,國際廣播電臺需要一個翻譯,借調林清雨三個月。好學的林清雨一進入廣播電臺,就變成了一塊巨大的海綿,要把所有新知識都吸收過來,成為自己的儲備。從新聞翻譯到修改稿件,到播音,到操作設備,每樣工作都難不住他。后來三個月時間到了,廣播電臺說你不能回去,我們還需要你。于是征求單位領導同意之后,他便接著在廣播電臺干,一干就是10年。
    60歲的時候,林清雨從外文出版社退休,但是他依舊沒有停止學習,沒有停止工作。“一退休正好黑龍江國際公司董事長來借調我,他們在緬甸建了一個體育館,讓我去當翻譯,20多天。回來后,領導說,老林啊,你翻譯很好,但是你不懂搞貿易,你想不想學呀?我說,想學啊。他說,你想學我告訴你,你首先要關注市場,談判的時候你要看談判對象,對象的心態怎么樣,態度怎么樣,價格方面要怎么樣。他一說我就學習。后來我一到緬甸仰光,把行李一放下,就跑到市場去看。那個時候,我當了11個公司的顧問。護照一本都不夠了,用了4本護照,一年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再后來,中國國際信托公司的領導找到我,我又到中信干,還是與緬甸打交道,干了13年,后來身體差了,才停下來。”
    林清雨一輩子都在做中緬交流和交往方面的工作,他從來沒有忘記,自己出生在緬甸,更不會忘記新中國對他的培養,“我在緬甸出生長大,但我是中國人,對兩國都有感情,凡是經過我的事,一定是對兩國都是公道的,不管是生意方面也好,說話也好,一定是互利共贏。” 


無論何時何地,我都用黨員標準要求自己


    在外文出版社工作期間,由于認真肯干,林清雨很受單位黨委的重視,那時候中共支部的很多學習討論,他都被同意破例參加。但是,當他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時候,卻因為在國外生活的經歷無法查證,而困難重重。
    到了八十年代,經老師介紹推薦,林清雨加入了中國致公黨,“我這個人很幸運,致公黨的培養和教育讓我收獲很大。加入致公黨后,組織經常開展學習,我每次都積極參加,認真學習,認真做記錄。直到現在,致公黨組織依然對我非常關懷,按時寄給我學習資料和刊物,春節時還來慰問我,心里特別溫暖。”
    如今,八十多歲高齡的林清雨與離休老干部的老伴和子孫在一起盡情享受著天倫之樂,但在頤享天年的同時,他仍舊不忘工作。林清雨已經堅持8年參加所居住的南郎社區黨委主辦的“老人讀書會”,并被推選為會長,每月兩次組織大家學習。他認真地對待這項工作,每天早上四五點鐘起來聽新聞、閱讀報刊,收集資料,準備發言稿。今年,南郎社區黨組織決定,接收林清雨加入中國共產黨。
    提起在八十多歲的高齡終于如愿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事,林清雨非常激動,他說,“多年來盡管我在組織上沒有加入共產黨,但我對得起黨,我盡我最大的力量完成任務,我一輩子都是這么過來的。我這一輩子忘不了毛主席周總理培養我,我無論到哪里,都是以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剩余的有限之年,我一定要用高標準鞭策自己,用自己晚年的光和熱發出正能量,爭取為國家再多出一份力!”


(作者陳大中系海淀區黨員,任巖系市委宣傳處干部)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版權所有 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北京市西城區后英房胡同9號

京ICP備14023668號-1 登錄
返回頂部
网络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