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文章 帖子 用戶

微信掃一掃

關注北京致公

訂閱號

健康所系 性命相托

發布時間:2016年03月01日| 發布者: admin| 查看: 4630 |原作者: 侯莉|來自: 致公黨北京市委

摘要: ——專訪致公黨黨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介入血管外科副主任張憲生
 
 


    2016年春節前夕,一名來自河北唐山的31歲女患者小張因劇烈腹痛、嘔吐、便血、腹脹,緊急收入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介入血管外科住院治療。小張為急性腸系膜上靜脈血栓形成、繼發腸系膜和腸管壞死出血、感染中毒性休克,化驗結果顯示,小張血紅蛋白急速下降同時伴隨有彌漫性血管內凝血,如不及時進行手術治療,就會面臨生命危險。急性腸系膜靜脈血栓早期誤診率高達90%,出現腸壞死時可在短期內進展至多器官功能不全、全身炎癥反應綜合征,國內治療死亡率高達90%,手術風險極高。當時陪同小張就診的是她的愛人和公婆,小張的父母還在趕往北京的途中。婆婆對醫生說:“這孩子雖說是我的兒媳,但嫁到我們家就如同自己的女兒一樣,我們去過幾家醫院,知道病情的兇險,我們已經和她的父母說明了病情,放心吧!你們盡力搶救吧,即使不能將她救活,我們全家也感謝你們積極的救治。”聽完患者家屬的一番話,醫生決定立即手術:“病人把生命都托付給我們了,這時候還有什么可怕的,我們還有什么不能戰勝的困難!”說這話的便是致公黨黨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介入血管外科副主任、主任醫師張憲生。
    在近5個小時的手術過程中,面對一打開腹腔就噴涌如注的血水,面對腸道大范圍壞死和創面大面積滲血等諸多困難,張憲生和他的團隊臨危不亂,最終把小張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小張終于能和她的家人一起,回家過個團圓年了。
 


張憲生團隊在手術中


    談及這場與死神的賽跑,曾多次處理血管外科危急重癥的張憲生說:“這是一個醫療的奇跡,而其中家屬的配合和支持給了我們最大的信心。”他表示,危急時刻正是患者和家屬的信任支撐起了他們攻堅克難戰勝病魔的信心,是醫患雙方的相互信任依托鑄就了患者的浴血重生。


醫患一體  信任生花


     “我不喜歡‘醫患糾紛’這個詞,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會生病,都是患者。醫生和患者本來就是一體的,我們要團結在一起,共同抗擊病魔,而不是相互對抗。”談到當今醫患糾紛頻發這種現狀時,張主任闡述了他對醫生和患者關系的理解。
    在采訪中,張主任多次提到“信任”一詞。他說,病人的信任對他來說意味著一種托付,一種支撐。“如果病人不信任,稍微有點兒遲疑,手術就做不了。很多醫生可能都面臨過手術做與不做的兩難,有的病人就診時對醫生錄音、攝像,搜集證據,不信任醫生,這種環境下,醫生會有顧慮,可能可做可不做的他不做了,可切可不切的不切了,這樣受害的還是病人。而有了病人和家屬的信任,盡管有重重困難和巨大風險,為了挽救生命、為了純樸善良的家屬,我們也一定竭盡全力拼死相救。”張主任回憶起他三十多年的從醫經歷,有很多時候,正是因為患者或家屬的一句“我信你”,給了他果斷施救的動力和信心,也正因此,許許多多在死亡線上掙扎的生命最后平安脫險。


精進醫術  為患除憂


    血管外科是外科學的一個分支,有很多極危重癥,如腹主動脈瘤、夾層動脈瘤,一旦破裂,患者生命危在旦夕,所以有人稱之為“人體隨時引爆的炸彈”。談起當初為何選擇這一專業,張憲生回想起了自己年輕時的情景:“有一次我在手術臺上看見一個21歲的小姑娘,因受外傷動脈破裂,當時大夫手足無措,眼看病人出血不止最后死亡。后來,一個老人因糖尿病足動脈閉塞,把腿截了,截肢以后有幻覺,總覺得自己的腿還在,晚上下床要去衛生間,一下就踩空摔在了地上。當時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把血管外科的技術學好。”
     2000年前后,張憲生在和一位美國大夫的交流過程中,了解到了很多國外血管外科的先進治療方法,但有些在中國并不適用。 “比如常規的下肢動脈血栓取栓,美國人的技術就是股動脈切開,后來國內有些能做這種手術的醫院也采取同樣的方法,但是栓塞后整個腿都有血栓,在股動脈切開夠不著遠端,所以盡管做了手術,取了血栓,病人還是截肢,甚至死亡了。”這種情況讓張憲生感慨良多:“我不能跟隨在別人后面,這樣我們自己的醫學水平永遠無法進步。中國人的體質等情況和外國不一樣,我們一定要根據中國國情、中國病人的情況進行治療。”經過理論和臨床的不斷鉆研,勤于思考的張憲生對下肢動脈血栓取栓技術進行了創新,采取從腿中間切口,上下順逆雙向取栓的方法,大大提高了手術的成功率。2003年以來,張憲生及其團隊接診的此類病人,治療后基本都保住了腿。
    張憲生說:“一項小小的創新,就能挽救很多人的生命”。2006年到2015年,張憲生帶領他的團隊在傳承前輩先進技術的基礎上,不斷創新:腸系膜上靜脈切開取栓加胃網膜右靜脈持續溶栓治療腸系膜上靜脈血栓形成、經頸外靜脈輸液港植入術在長期輸液患者中的應用、頸動脈內膜斑塊剝脫加頸內動脈結扎治療頸內/外動脈完全閉塞病變、雙側腋—股動脈人工血管搭橋術治療Leriche綜合征、胸廓出口綜合征的動脈造影診斷、鎖骨下動脈—鎖骨下靜脈人工血管移植術重建透析通路等多項成果,在國內、國際均屬首創,并帶動了北京乃至全國血管外科的發展。“以前腎衰的病人五六十歲就去世了,自從2006年我們創新開展人工血管透析通路這項技術后,在我們的透析室,有很多八九十歲的患者。令我自豪的是,每當我站在透析室門口,看到這些老病人家屬的時候,我就向他們介紹:這是我的病人,他們現在還活著。”    
有的時候,為了創新一項技術,他甚至在自己身上做試驗。為解決老年危重患者在做下肢動脈旁路移植手術時麻醉會產生危險的問題,他在自己的手臂上反復打麻藥以試驗合適的濃度,最終成功開創了局部浸潤麻醉下下肢動脈旁路移植術在老年危重患者的應用這項技術,解救了眾多高危病人的生命。

    在張憲生看來,“知識的普及比做幾個手術更重要” 。他不僅自己帶領團隊不斷鉆研,還將自己掌握的知識和技術無私傳授給別人。多年來,只要有休息時間,他都會去外地會診、講課,特別是到一些醫療技術相對落后的地方,給當地的醫護人員傳授技術。

  
 
病人家屬向張憲生和團隊贈送錦旗


致力為公 守護健康


    作為一名致公黨黨員,張憲生說:“醫生平時的工作,就是在‘致力為公’,為廣大患者和老百姓服務。”。他非常喜歡明代醫家裴一中在《言醫》中的一句話:“心不近佛者,寧耕田織布取衣食耳,斷不可作醫以誤世!”他說:“醫德和醫術中,我更崇尚醫德。即使社會再浮躁,我們做醫生的也要淡定。如果醫生都以掙錢為目的,那永遠成不了好醫生。”他在帶領團隊的時候,要求團隊中的每個人都必須從基本功做起,熟練掌握望、觸、叩、聽這些基本的物理檢查方法,“查體是免費的,不用花錢,有的病一摸就能診斷出來,用不著做一大堆不必要的檢查”。
    “我常對病人家屬說,你把對我的感激獻給別人,把愛傳遞出去,按照我對待你的態度和工作方式去對待別人,社會就會充滿關愛,和諧也就自然而生。”有一次,張憲生治療過的一個病人再見到他時說:“十年前您為我和我的家人成功做了手術,挽救了我的家庭,當年看病時您穿的什么衣服,說了什么話,我到現在都記得很清楚。”“當聽到病人的肯定的時候,我心中充滿了成就感。你在一個人最痛苦的時候給予他溫暖,他會記你一輩子。”他反復強調,醫生在看病的時候要充分理解病人的心理,要耐心傾聽病人訴苦、抱怨,“醫生不就是為了解除病人的痛苦嗎,你不了解他的痛苦,怎么給他解除痛苦呢?”
     在張憲生的名片上,看不到太多職務,卻印著一個很少在名片上見到的項目——職責,職責后面寫道:“呵護您和您家人的健康。”如此樸實的話語,恰恰是張憲生對自己身為醫者的定位和在實踐中一直追求的目標。


                                                                                              (作者系致公黨北京市委宣傳處干部)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版權所有 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北京市西城區后英房胡同9號

京ICP備14023668號-1 登錄
返回頂部
网络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