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文章 帖子 用戶

微信掃一掃

關注北京致公

訂閱號

欒越:再綻放

發布時間:2016年05月31日| 發布者: admin| 查看: 4580 |原作者: 侯莉|來自: 致公黨北京市委

    初見欒越,一頭清爽的短發,大大的眼睛,眉目間,溫婉卻堅定,嬌小的身軀里,透著挺拔與自信。就在前不久,她還參加了北京市十公里徒步走活動。如果不是提前了解了她的經歷,是怎么也無法將眼前的女子和“癌癥”、“高位截癱”這樣的字眼聯系到一起的。而正是經歷了生死考驗,才讓她像一朵鮮艷的花,雖飽經風霜,卻依然綻放如初。

 
致公黨中央文化委員會委員、致公黨北京市委文化工作委員會委員、青年琵琶演奏家欒越



轉軸撥弦三兩聲 未成曲調先有情



    唐•白居易•《琵琶行》:“……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欒越八歲開始學習琵琶,師從眾多名家,高中開始拜入琵琶大師劉德海先生門下。進入中國音樂學院附中后,她每天五點起床,第一個到達琴房,每天練琴八個半小時,中國音樂學院畢業后留校任教。多年來與琵琶結緣,欒越的人生也因琵琶而精彩連連:
    多次奪得“北京中小學生文藝匯演”一等獎;1996年在臺北舉行的“第四屆國際民族器樂(琵琶)協奏大賽”中,作為闖入決賽年齡最小的選手,一舉奪得大獎;1997年應邀赴日本參加“紀念中日友好二十五周年暨林格貝爾和平音樂會”,受到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日本音樂愛好者驚嘆她的演奏“神奇、美妙、不可思議”,并親切地稱她為“琵琶玉女”;2002年3月應邀赴美國五大城市演出,受到時任中國駐美大使楊潔篪先生及各地中國駐美總領事的親切接見和高度贊譽,知名華人陳香梅女士譽以“中國的音樂大使”;先后出訪臺灣、香港、日本、荷蘭、法國、美國、匈牙利、芬蘭、瑞典、丹麥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國內多個城市舉辦專場音樂會……
    琵琶帶給欒越的不僅僅是一次次掌聲和贊譽,更造就了她活潑開朗的性格。“我覺得搞音樂的人,真的投入進來的人,如果他是外向、開朗的人,他會更開朗,如果他是內向型的人,至少他也有一個可以讓他開朗的渠道。一個人不管成功與否,你有個好性情,這是跟你一輩子的事情。”也正是這樣外向開朗的性格,讓她對各種新鮮的事物充滿好奇,并勇于挑戰一次次跨界、完成一次次跨越。
2002年,欒越與中國搖滾樂先鋒人物王勇一起,在“夢天游地”音樂會中,用一把琵琶和吉他、貝斯、電音等元素完美融合,征服了現場的觀眾,更讓人們驚嘆于“琵琶還可以這樣彈”。“中國傳統文化里講的‘同則不繼,和實生物’,就是說完全相同的話沒有意義,全都一樣不好聽,反而是穿插著不同的才好。所謂的跨界其實是一種融合。”
    欒越的跨界之旅由此展開,在迷笛音樂節、摩登天空音樂節等大型音樂節上,都能看到她的身影。2004年,她與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持人龔銘合作,開辦了面向歐、美、非、澳洲等數十個國家的中國民族音樂節目《民樂逍遙游》。十年磨一劍,2014年,她憑借這一節目拿到了中國播音主持界最高榮譽——“金話筒”獎。
    談到這些經歷時,欒越滔滔不絕。音樂節上觀眾一雙雙揮舞的手,異國他鄉聽眾寫來的一封封信,她都銘記在心:“通過這些經歷,打開了我生活中的另一扇窗,開發了我的潛能。所謂教學相長,所有的經歷都是值得學習的。”

 
2014年,欒越榮獲“金話筒”獎。圖為她和搭檔龔銘領獎后合影

漢兵已略地 四方楚歌聲

    西楚•虞姬•《和項王歌》:“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

    參與跨界音樂和主持電臺節目,豐富了欒越的經歷,而拍攝電影和參演話劇,更是她人生中具有特殊意義的兩件事。
    2001年,欒越在中央電視臺電影頻道制作的電視電影《十面埋伏》中飾演女一號季靜。青年琵琶演奏家季靜年輕貌美、天分極高,但不幸罹患絕癥,為了開好自己最后的音樂會,她要找到《十面埋伏》的真諦,于是和五百年前明代琵琶大師湯應曾談了一場藝術上的戀愛。而就在電影拍攝完畢后的2002年,欒越被查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癌癥、琵琶、音樂會……電影中的情節在欒越的真實生活中上演。說到這里,她只能無奈的苦笑命運的捉弄:“電影里面有這樣一句臺詞:‘我覺得我的人生到處都是十面埋伏,怎么就走到了死路。’所以這個電影播了以后我好像沒怎么看過,因為后來我生病倒下的時候,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是挺避諱的。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這就是你的一個經歷,你人生的一個階段。”
    在隨后的十多年時間里,欒越經歷了三次大手術,最嚴重的一次,淋巴瘤造成第四胸椎塌陷,導致高位截癱,醫院曾數次向她發出病危通知書。手術、化療、放療、胸椎置換、脾切除、自體干細胞移植……欒越本就瘦小的身體經歷了一次又一次折磨。談起在醫院病床上躺著的那些日子,在移植倉里“關禁閉”的那些日子,欒越雖然眼含淚光,卻面帶微笑:“在醫院的時候我經常想,等我好了,我要干這干那,等我自由了,我要如何如何。”從最開始的懼怕扎針、掉頭發,到后來能夠完整向大夫描述自己的病情,甚至主動將頭發剃光,圍上一塊紅色的頭巾,在醫院的走廊里溜達。欒越經歷過失望、恐懼以及常人無法忍受的病痛,但她從未絕望。
    在與死神過招的日子里,致公黨這個大家庭給予她的溫暖也令她至今難忘。“李昭玲主委來病房看我的時候就說,‘你快點好起來,你好了我還帶著你去演出。’生病期間,很多我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的黨員來醫院看我,來的時候他們都會對護士說:‘我是致公黨黨員,我來看她。’每每聽到這句話,我的心里就特別的感動。致公黨真的像一個大家庭,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了我溫暖和鼓勵。”


事在人為休言萬般都是命  境由心造退后一步自然寬



    王勇•《讓我飛》:“我要飛向幻想的地方 讓我的靈魂寄放這空間/我要尋找幻想的地方 讓我的靈魂寄放這空間/事在人為休言萬般都是命 境由心造退后一步自然寬。”

    欒越對舞臺的熱愛并未因病魔來襲削減半分。治療期間,她參加了在中山音樂堂的演出,在病房里錄制了《民樂逍遙游》中秋特別節目,參加了致公黨中央組織的多次演出。2012年,欒越在參加迷笛音樂節后回憶:“開演前在候場帳篷里,走動沒留神,一跤撲在地上,幸無大礙。演出時舞臺上冷風陣陣,《招魂》氣氛森然,渾身不住發抖,肩膀痛如針扎。晚上回來發現手臂上淤青——彈琴激動撞的……這些記憶如此生動,舞臺啊,我回來了!”
    2014年,欒越大病初愈,便跨界參演話劇《2014我們生小孩》。從十年前的“十面埋伏”到如今的“我們生小孩”,從跌入低谷到煥然新生,欒越說:“現在想想,完全是涅槃重生的感覺。” 

 
欒越參演話劇《2014我們生小孩》

 


 
欒越與黨員丁冀偉在致公黨成立90周年慶祝演出中合作


    欒越表示,現在不會去追求琵琶能彈多快,技藝能達到多高的境界,而是希望在慢中體現美,用旋律打動觀眾。同時,她也積極投身公益事業,除了參加朝陽青聯等單位組織的慈善義演活動外,還以一名致公黨黨員的身份,投身于黨派事業,在中共中央統戰部、致公黨中央等單位組織的活動中,她的一次次精彩演出不僅折服了觀眾,更實現了對自我的挑戰和超越。
    從輪椅上站起來的欒越,不僅得到了身體上的重生,對人生也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感悟。“任何一個人,不管在什么階段,怎樣繁花似錦,都會有煩惱,所以我覺得能把自己的心態調整得特別好的人,便是成功的人。以前我性格太好強了,過直易折,我希望在人生狀態上可以以柔克剛、順勢而為。能在逆境中做到順遂而享受人生,是大智慧。” 
 


欒越參加2016年北京10公里徒步大會


    今年,她報名參加了揚州、北京兩場馬拉松活動,并計劃幫助更多病友擺脫病痛,笑對人生。這個瘦小的身軀里散發出的強大精神力量,震撼和感染著越來越多的人。
    而欒越自己,也已突出重圍,再次綻放。

 
(作者系致公黨北京市委宣傳處干部)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版權所有 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北京市西城區后英房胡同9號

京ICP備14023668號-1 登錄
返回頂部
网络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