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文章 帖子 用戶

微信掃一掃

關注北京致公

訂閱號

宋漢曉:古典詩詞只會歷久彌新

發布時間:2017年02月16日| 發布者: admin| 查看: 6032 |原作者: 人民日報書畫頻道|來自: 致公黨北京市委

    編者按:《中國詩詞大會》引發傳統詩詞熱潮。今天介紹的就是一位多年來默默堅守于古體詩詞歌賦創作的“愛詩人。”

 

    宋漢曉,致公黨黨員,青年詩人,學者,現擔任某中央媒體首席攝影記者。他們單位的人都調侃地稱他為“大師”,那是因為他既能采訪會寫作,又擅拍照會修圖,還會排版,一位同行說他自己就能辦本雜志。不但如此,他不僅擅長書法而且能金石篆刻,還懂古錢幣收藏和瓷器鑒賞。在他的辦公室,掛有原中國藝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曲潤海先生給他題寫的書法詩句:宋亦好,漢亦好,風骨文采誰不曉。
  “我沾了名字的光了,無論是宋詞還是漢府都有詩的靈魂。思無邪也好,詩言志也好,中國是詩的國度,作為中國人,都應該會吟詩,會作詩。近年來,中國詩詞節目之所以能火,也是這個原因。反映出人們對傳統優秀文化的反思與追捧,詩歌是中華民族的文脈,必定會綿延不息,且歷久彌新,愈發活力。相對于內地的詩詞節目,香港的詩詞大會更令人期待。從1991年至今,香港詩詞大會每年一屆,已堅持辦了26屆。他們不是詩詞比賽背誦,而是創作比賽,我感覺這樣才能更好地傳承中國詩詞文化的精髓和精神。”
  宋漢曉老家是有著“詩鄉”美譽的三國古城南陽新野。提起老家新野,他侃侃而談。他說,歷史上新野詩人輩出。像南北朝著名詩人庾肩吾、庾信父子。庾信的詩賦在中國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他將兩漢以散文入賦變為以駢文入賦,使賦更具有形式美,將賦發展到一個新階段。同時,庾信還開唐人以詩入賦的先河。明代著名文學家楊慎曾評價:庾信之詩,為梁之冠冕,啟唐之先鞭。著名邊塞詩人岑參及清朝“百柳詩人”李青等都為后世留下了輝煌的詩篇。

    小學就會寫打油詩

  小時候宋漢曉對于詩詞的愛好始于諺語。“奶奶雖然不識字,但她能講出很多氣象諺語和民謠。比如:‘花窗云,曬死人。’,‘寒露到霜降,種麥莫慌張。霜降到立冬,種麥莫放松。’還有一些做人的哲理諺語‘人要實心,火要虛心’等等算是對我的詩詞啟蒙吧。”小時候家中的《唐詩三百首》都讓他給翻爛了。喜歡寫詩源于小學寫的一首打油詩“寫的第一首詩嚴格意義上稱不上詩,算是打油詩吧!”。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一次作文課上,宋漢曉突發奇想寫了一首勸學的打油詩在作文里面,老師閱后,贊賞有加,還在全班讀了這首詩。沒想到老師的這個小小的鼓勵,對宋漢曉來說是莫大的動力。“這首詩是這樣寫的:小小少年讀書郎,天天上學在課堂。貪玩學習馬虎眼,不如回家放牛羊。當時也是有感而發,有點自勉的味道。但能得到老師的表揚和認可,心里也非常高興,從此也就喜歡上了詩歌,就按照古詩的格式寫一些仿古體詩。”他還清楚得記起小學寫的另外一首《詠雪》詩:北風呼呼吹,雪片紛紛下。大地一片白,萬物都喑啞。   
直到中學學習古詩詞基礎時,宋漢曉才明白自己寫的詩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格律詩。“一開始把寫古體詩想的太簡單了。自己寫的‘詩’雖然字數一樣,也押著韻腳,但并沒有合轍,對仗。”對于宋漢曉來說,因為從小在農村長大,連老師講課用的都是土話,因此,根本分不清音調,加之南陽方言語調四聲較多,二聲三聲音調少之又少。因此,對他寫格律詩來說是個很大的障礙。
  “只能抱著字典,看著韻腳,一個一個查。不像古人,從小背著韻律,對著對子長大的。現在的學生寫古體詩確實面臨不少難題。其實一開始自己創作的很多仿古體詩并沒有嚴格的按照律詩要求來寫,但并不是沒有詩的意境,關鍵是寫出來的詩要有味道。”
  后來,看了《紅樓夢》中黛玉教小姐妹寫詩后,他才找到了一些安慰。“只要意境高,形式不重要。像我們熟知的‘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就是打油詩,包括魯迅創作的古體詩里面有十幾首都是打油詩。”
  在宋漢曉看來,一開始寫古體詩不要局限于嚴格的格律,要先有興趣,入門之后,再慢慢規范。若一上來就束手束腳,肯定會減少創作的熱情,有了愛好便是最好的老師,先寫出來,再慢慢推敲。

    千首禪詩傳佳話

    中國禪詩源遠流長,歷史上,上至東晉高僧慧遠,下迄近代情僧曼殊,都以參禪禮佛、焚香閱經、寫詩作詞來陶冶情操,修身養性。很多禪意詩詞佳作更是為后世人所傳頌。王維在詩歌上成就斐然,造詣極高。他詩路寬廣,尤重山水田園詩,是盛唐時期山水田園詩派的杰出代表。唐代大詩人王維,字摩詰,他的名字合起來就是早期佛教著名居士維摩詰的名字。王維年少時才華橫溢,自幼信奉佛教,精通佛法。他的禪詩禪韻悠遠,將自性、物性、佛性都融合到澄明寂靜之美之自性的體驗中,實現了解脫與超越,進漸于涅寂靜的妙境。因此有“詩佛”的美譽。
    “漢傳佛教發揚光大了禪宗,這也是六祖《壇經》之所以能稱為經的原因。第一次讀《壇經》,就被里面的義理和論道所吸引。何不用詩詞的形式把自己的理解和感受記錄下來?于是決定寫《詠禪三百首》,就當是一種心靈的凈化和修行吧!”
    “詩書半卷窗下明,禪茶一味心中醒。落葉有痕終歸根,自在無礙世間清。”隨手點開他的微信圈就能看到一首詠禪詩。
    本想著寫305首就打住,沒想到一發不可收拾,宋漢曉寫完《詠禪三百首》后,又連續寫了《續詠禪三百首》《二續詠禪三百首》。如今他的詠禪詩已超過1000首,有出版社有意給他結集出版。 
   

    微信發的全是古體詩

  宋漢曉的微信內容和別人有些不一樣。無論是轉發或者原創,無論是圖片還是文字,宋漢曉總要配上一首古體詩。
    “就是想刻意鍛煉自己的基本功,曲不離口也是這個原因。天天寫,確實能提升技巧,一些詞會冷不丁的蹦出來。習慣成自然,見到什么都想寫一首。”
    宋漢曉還加入了一些古詩詞微信群,看到一些詩友發好詩詞,他便會即興附和一首。他有一個拿手戲就是寫藏頭詩。無論是姓名還是一句話,他都能寫得恰如其分。宋漢曉是北京市朝陽區的青聯委員。2014年,朝陽青聯開全會,他以“熱烈祝賀朝陽青聯五屆二次會議召開”寫了一首藏頭詩:熱情似火區青聯,烈烈紅日正中天。祝福祖國更強盛,賀歲共聚同聯歡。朝朝暮暮思黨恩,陽光普照潤心田。青春短暫倍珍惜,聯手合力謀發展。五湖四海皆兄弟,屆屆英杰顯才干。二零一五新常態,次次相見情更暖。會面長談言不止,議政參政多建言。召集委員商大事,開宗明義興群團。雖然有些詞句還不盡人意,但沒想到發到朝陽青聯微信群后,竟然引來贊聲一片,好評如潮。
  他另外一個絕活就是配詩。一畫家畫了易經里面的64卦圖,他根據每一個卦的意思,結合圖畫配了64首詩。發表后,網友反響非常火熱。他的攝影同行要發表攝影作品,他也會挑出一組配上四句詩來畫龍點睛。偶爾,他也寫寫回文詩。
    “這純屬消遣。其實寫回文詩也是源于高中時候在老家一處漢代景點世界上最小的城——漢桑城讀過的一句回文聯:新野田間田野新,漢桑古城古桑漢。當時就覺得很奇妙,于是就著老家穿境而過的白河,續寫了兩句:白河春水春河白,三國古城古國三。后來讀了很多經典的回文詩,越發覺得中國古詩詞的奇妙和博大精深。真正創作的時候,多是無意而為之,可能就是所說的垂手偶得吧!”
  像2004年《詩刊》舉行的即興詩歌比賽,他曾獲得過二等獎。他的《長城謠》還獲得過首屆長城金磚獎。但,他說,古典詩詞是中華文明的源泉,經過數千年的發展,此起彼伏,名家輩出,名作不斷。這種文化現象、文化境界、文化精神、文化自信都是值得稱道的,無論獲不獲獎,他都會義無反顧地寫下去。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版權所有 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北京市西城區后英房胡同9號

京ICP備14023668號-1 登錄
返回頂部
网络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