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文章 帖子 用戶

微信掃一掃

關注北京致公

訂閱號

李羚委員:建議加大邊境文化建設的政策力度

發布時間:2016年03月29日| 發布者: admin| 查看: 17270 |原作者: 中國經濟網|來自: 致公黨北京市委

中國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常委、中國致公黨中央委員會常委、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理事、中國國家話劇院演員李羚



    中國經濟網北京3月12日訊(《經濟》雜志中國經濟網記者 彭薪 羅杰)李羚是大家熟悉的表演藝術家,她創作的許多藝術形象,讓人記憶猶新。但是,她并不僅僅是一個藝術家,還是一個文化使者。為了把她的這一面展示給讀者,中國經濟網記者對她進行了一次專訪。

    中國經濟網記者:聽說您最近兩年經常去云南的邊境地區,是旅行嗎?
    李羚:云南實在是太美了。是一個一口氣能呼進全身,一伸手能觸摸到云彩的地方。特別是一些邊境地區,自然風光美若仙境,真的是旅行圣地。我這兩年去過多次,可實在是遺憾,沒有時間,沒能領略、感受那里的空氣和云彩。因為每次去都要盡量的把更多的時間全部放在工作上。
    在云南的一些地方,國界便是一個村子。面對著對面一個村子,兩邊的人喝同一口井里的水,平日像走親戚,看朋友一樣來往。如果你不了解情況,很難看出這是一個國界。是被同一片藍天,同一口井水,同一樣的笑聲所裝飾了的國家與國家,領土與領土,這樣一個莊嚴而嚴肅的國土界限。它應該是共和國這個巨大的軀體中的末梢神經,也是與鄰國進行貿易往來、文化交流甚至政治較量的最前沿。應該說多年全國政協委員、致公黨中央委員的經歷培養了我,有了一種特質,有了一種敏感,也特別的關注這個末梢神經。單騰沖地區出去的僑民就分布在50多個國家里。每年特定的時候,每個鄉會搞僑胞和僑屬的聚會,華僑從四面八方匯攏,回到家鄉,回到小時候讀書的母校。這個回鄉聚會很有影響力,很有凝聚力,我很想很好地重視這個進行僑務工作的機會,便深入進去,幫助當地進行更有意義的策劃,讓主題和目的更鮮明。再四處奔走,幫他們找人找物,給他們提供一些幫助,讓豐富多彩的文化活動來陶冶人們的情操,凝聚人心,擠壓宗教極端思想的生存空間。讓活動既有意思,又有意義。這樣無論是對外宣傳,還是對內凝聚人心都有了非常好的效果。
    中國經濟網記者:據說,您去年還帶著一大批人到騰沖跑步?
    李羚:是的,但可真的不是跑跑步那么簡單,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活動。這是以中國宋慶齡基金會名義發起的,我們組織了十幾個著名的奧運冠軍,還有國際馬拉松組織參加的,沿古老的茶馬古道進行的一次慢跑活動。目的是用體育的精神,用文化的旗幟,讓人們更多的了解這個悠久的歷史和更需要發展的現在。我們沿途還做了很多捐助活動,給許多小學贈送了體育器材,讓他們用玩的方式來接觸到現代體育,了解體育精神。我們還幫助沿途很多有些損壞的學校進行了修繕,讓孩子們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學習。
    活動搞得非常成功,有人形容說這個活動就像在古老的茶馬古道上掀起了一股充滿現代文明的熱浪。
    中國經濟網記者:能給我們具體介紹一下國境線上的學校情況嗎?
    李羚:應該說我們很多邊境地區還是相對落后的,甚至有的地方很貧窮。我曾帶領致公黨文化委員會去過一些少數民族地區調研,那里的孩子們都說他們的學校不如對面緬甸的學校,結果很多孩子都跑到對面學緬甸語去了。我看著這些孩子,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真是百感交集。我想我一定要在這兒建一所漂亮的小學校,不單讓我們的孩子能夠在這所學校里快樂的學習,還要吸引對面的孩子也來學習中文。我便去找朋友、說想法,我帶著朋友們來了,本來是想在原有的學校基礎上翻修擴建一下,恰好趕上下課鈴響了,學校沒有操場,孩子們從教室出來連個活動的地方都沒有,我們一商量,干脆重建吧,一塊兒給孩子們建一個操場。這個想法得到了當地政府大力的支持,學校建成了,還有了一個漂亮的操場,一個電腦室,還給學校帶來了很多樂器,新的電腦。現在不單周邊地方的孩子踴躍的到這里來讀書,對面緬甸的孩子也紛紛要求到這兒來讀書。我想這就是影響力,這就是邊境建設,這就是讓我們的末梢神經也流動著鮮活的血液。
    去年我還在邊境上選了一所百年老校,在中國科技館的大力支持下,在學校里建立了一所中學生科技館。開館的那天,同學們看著3D打印機和那些實驗設備,每一雙眼睛里都充滿了渴望,每一張臉上都帶著好奇,我看著他們,心情很激動、很興奮。
應該說不是我做了什么,是他們鼓勵了我,讓我對邊境的文化建設有了一些認識和勇氣,我已經和朋友們決定今年一定抽出時間在云南的邊境地區再做兩所中小學生科技館。我想我和朋友們做的這些可能僅僅就是一根火柴,但如果它能點亮孩子的心,便是希望。少年強則中國強。
    中國經濟網記者:能否談談您對我國邊境地區文化建設的認識?
    李羚:貧困地區,財政很緊張。邊境地區的教員,他們的工資也很低,工作量又大,一個人兼好幾個年級。可是他就拿一份工資,環境很艱苦,有多少人會愿意留在那里?
    所以,我今年在兩會上專門做了一個題案,我建議:文化部、財政部等有關部門,策劃設計邊境地區文化建設的重大項目:完善邊境地區文化設施網絡,提高服務質量,進一步鞏固文化陣地、滿足邊境地區群眾基本文化需求;繁榮文藝創作,用優秀的文藝作品、豐富多彩的文化活動來陶冶人們的情操、凝聚人心、擠壓宗教極端思想的生存空間;加大文化遺產傳承保護力度,增進文化認同;發展特色文化產業,帶動人民走向富裕的生活。最終,通過這些項目實施,在邊境地區形成一道亮麗的文化風景線。
    中國經濟網記者:下次去邊境帶上我們吧?
    李羚:好啊。我愿意讓更多的朋友都去,哪怕只是去走一走、看一看,教孩子們唱一首歌,上一堂課。因為我們實在是不能也不應該忽略那里。去的次數多了,我也不覺得遠了,覺得好像離北京很近。(來源:中國經濟網)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版權所有 中國致公黨北京市委員會 北京市西城區后英房胡同9號

京ICP備14023668號-1 登錄
返回頂部
网络博彩